【2014年专访回顾】区块链VEE创始人Sunny King
崇慕
2018-10-20

加密货币圈的大神级人物、加密货币创始人之一Sunny King 重返江湖了。他2018年初宣布全新项目 VEE(vee.money)正在开发中,而他担任该项目的总设计师一职。Sunny King 表示”VEE 旨在为区块链应用带来下一代平台” ,其官网列出的定义是” 第五代比特币”(The Fifth Generation of Bitcoin)。这个也许是2018年下半年在区块链领域里最大的亮点。


下面了解下这个神秘人物,以下是2014年专访回顾:


Sunny King,化名,是两个加密货币的创始人:点点币(PeerCoin)和质数币(PrimeCoin)。这两种加密货币,都带来了重要的加密货币技术思想。

点点币是第一个采用“权益证明机制(Proof-of-Stake,PoS)”来保护区块链安全的币种(比特币是“工作量证明机制”,Proof-of-Work,PoW)。PoS机制只需消耗较少的能源,即可进行挖矿。另一方面,质数币是第一个将PoW的挖矿机制,用于其他更有意义的密码计算项目上。通过挖质数币,可以发现更多的质数(2、3、5、7……)

Sunny King曾接受过一些采访,但大多数都是在聊非常专业的技术话题。因此,本次采访的目的,是刻画他个性化的一面。但你会发现,很多时候,他在试图隐藏自己,甚至拒绝回答某些问题。但本次采访,依然是有趣的阅读体验,因为你将进一步了解,这个“面具背后的人”。

不管我们是否喜欢他,Sunny King看起来依然是中本聪的候选人之一。他是一个聪明、而又神秘的人物,与我们分享了自由市场原则,他希望,通过软件创新,让我们的未来更加美好。


记者:嘿,Sunny!感谢参加今天的专访。本次采访的目的,是更深入的了解你,作为伟大密码学货币的发明人之一,你似乎总是“戴着面具”。我完全理解你的隐私需求。但我的计划是,一步步推进,如果你不愿意回答某些问题,完全可以接受。

Sunny King:喔,谢谢!

记者:之前的采访中,你曾表示,考虑到政治因素,不愿意透露自身隐私。但回顾过去的一年,政局似乎也在变化,其他的加密货币从业者,也有暴露身份的,例如BitShares和Litecoin团队。你觉得,现在,自己的保密隐私依然值得担忧?

Sunny King:人们很容易变得自满、放松警惕。你刚刚提到了过去的一年,就在这一年内,我们看到,俄罗斯和中国央行已经表示担忧,包括某些小国的央行在内,已经开始限制、禁止加密货币。因此,肯定不全是好消息。政治担忧一直存在。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失去自由,我觉得,迟早,我们必须处理这个冲突:加密货币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政治。

记者:好。听起来,似乎你依然认为,存在不可预见的风险,如果暴露身份的话。之前的某个采访中,你似乎提到,自己目前住在美国?

Sunny King:我从来没有提到过类似的话题。也许在将来……我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情况,所以,关于世界政治局势,其他开发者,可能有更乐观的看法,点点币和质数币社区,也有人公开了自己的身份。

记者:好的,我刚刚只是猜测,你是不是真的住在美国,抱歉了。你能告诉我们一些……你的担忧和恐惧的情形吗?例如,担心有人透露你的身份?政府突击搜查?起诉?黑客搞乱你的身份?

Sunny King:当然,所有你提到的这些,都是可能发生的。你永远不知道,政府会做些什么。即使是多年以前,密码学家们,也不得不生活在恐惧之中。所以在我看来,今天的世界更加严重,不仅仅是密码学。与钱有关的事情,当然更加如此。

记者:关于自由,你主要的哲学主张是什么?你钦佩什么人?读过哪些书?

Sunny King:笼统的说,我拥护自由市场原则。你可以说,我是一个自由意志主义者(是Libertarian,不是Liberal),但我并不提倡直接反抗政府的存在。我认为,应该更好的向人们展示更多自由的选择,而不是强迫他们这样做、或那样做。在经济学方面,我们更赞同古典经济学和奥地利经济学,我不是很喜欢“现代化的”中央计划理论。

记者:关于这方面,你有最钦佩的人、或者读过他们的某些书籍吗?或者是其他密码学开发者?

Sunny King:我不能说,自己在这方面理论很深入。但是我要说,弗雷德里克·巴斯夏(法语:Frédéric Bastiat)和穆瑞·罗斯巴德(Murray Rothbard)是我最喜欢的人。当然,我也非常尊重中本聪的作品。

记者:你认为,中本聪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

Sunny King:也许只是一个人,他很棒。

记者:是的,中本聪很棒。不过,万一有人问你——Sunny King 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你怎么回答?

Sunny King:我是一个人。

记者:好,你这个名字——Sunny King,是从哪来弄来的?

Sunny King:呵呵,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这只是个化名,没什么可介绍的。

记者:你自己投资过加密货币吗?如果有过,都投资了什么?

Sunny King:我自己啊,没投多少。我倒是希望,自己在两年前能多买点比特币。但和大家一样,因为种种理由,并没有这样做。哈哈,这很残酷。所以,关于投资,我没有太多更好的建议。

记者:那么,你是否愿意告诉我们,在加密货币上,你赚了多少?如果你还没有将它们兑换成法币,你手中的点点币值多少钱?质数币呢?如果你不能给我们精确的数字,能给一个范围吗?

Sunny King:对不起,我不准备透露相关内容。点点币和质数币的发行,都是公开的挖矿,因此,相较于其他矿工,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优势。但同时,某些货币的开发者们,采用的是IPO发行方式,这导致某些人,不需要投入太多,就可以得到大量权益。但我可以说的是,我能够养活自己,所以,我并没有需求,非要在加密货币上面,维持生存或工作。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来不为自己的研发工作,索要什么捐助。另外,我个人并不向往奢靡的生活,所以,我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

记者:你全职开发?

Sunny King:差不多。

记者:你是否经常访问加密货币的网络社区、论坛?

Sunny King:不经常。

记者:你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Sunny King:哈哈,我不知道……中国菜

记者:你是否接受过计算机科学的正式教育?

Sunny King:我接触过编程。但是,计算机科学和加密货币的工作,与学位关系不大。

记者:好的。但是你还没告诉我们,你究竟有没有去学校念过什么东西?拿过什么文凭?

Sunny King:当然可以告诉你们。但是……这个问题很重要咩?公正的说,我认为,尤其在今天的因特网时代,一个人是完全可以自学成才的。因此,通常,我从来不根据某人的学历,来判断什么,相反,我只看他实际的交流和工作效果。

记者:好吧,那……你究竟有没有去大学念过书?上过计算机系?

Sunny King:拒绝透露,这是隐私。

记者:你最喜欢的业余活动是什么?除了加密货币之外。

Sunny King:沉思+网球,等等。

记者:为什么会想到要创造POS算法?什么启发了你?你还记得当你有这个主意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当时在做些什么吗?

Sunny King:那是2011年,我们组成了一个研究比特币的小组。那时候已经有一些山寨币出现了,而更多的正在酝酿,但不象现在这么多。我们就想做些与众不同的,而不仅仅只是复制比特币的代码。比如,解决比特币挖矿的能源浪费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开始转向替代共识机制,通过币本身来保障加密网络的安全。这些想法是我们自己想出来的,但是稍晚的时候我们从bitcointalk论坛了解到也有其他的人也在讨论类似的想法。总的说来我认为POS是一个能够很好的描述整个想法的术语。不同的是,在2011年我们可能是唯一的一个致力于用纯粹的POS来作为共识机制的。而其他的所有人只是想看看POS是否可以弥补比特币POW的不足。

记者:可不可以这么说,你是第一个应用POS的山寨币?

Sunny King:是的,我们是第一个实施POS的。大多数的其他POS币只不过是从我们的系统复制或分叉出去的。

记者:你可以告诉我们“我们”指的是谁吗?他们还有参与到加密货币里吗?他们受否继续创造其他山寨币?

Sunny King:主要是指的我的点点币白皮书的共同创作者,Scott。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不是那么的活跃。我不认为他有创造新的币种,至少我不知道。

记者:还有其他人吗?

Sunny King:还有一个人有一些小的贡献并且跟我们一起学习,不过主要是我和Scott。

记者:好,针对质数币同样的问题,什么导致了质数币的出现?什么启发了你?等等这些

Sunny King:质数币是2013年3月开始构思的,灵感来源于寻找质数作为POW的证明机制切实可行,而大多数人认为只有哈喜运算才能作为这样的机制。
这就是那时的大背景。
当然,质数币出现之后人们的认识提高了。到目前为止质数币的POW仍然是除了哈喜运算之外唯一的可选POW机制。哦可选POW我的意思是可选POW共识机制。
有趣的是,质数币也试图解决比特币的挖矿能源浪费问题,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在一个自由的市场,注定是能源密集型货币和高效节能的货币共存,意味着,人们拥有自由意愿消耗能源生产货币,例如,开采黄金。所以质数币可以证明,单纯的能源消耗可以被节能多用所代替,同时保留最关键的去中心化属性。

记者:你所说的节能多用是不是指的是比特币的挖矿产生无意义的副产品而质数币的挖矿则找出质数链?

Sunny King:是的质数币是第一个拥有如此属性的加密货币。

记者:现在质数币已经运行超过一年了,质数币的挖矿有没有任何有意义的成果?如果没有,你有没有调整的计划或者有信心将会在将来创造价值?

Sunny King:如果你为质数着迷,那么质数币已经找到的质数一定可以满足你。质数币现在保持着21项同时质数世界记录中的5项,而就直接的实际利益来说,已经有公司在尝试开发用于质数币挖矿的FPGA/ASIC,这比开发基于哈喜的ASIC要有挑战的多,因此它正在为密码学和计算机行业提供实际的价值。

记者:所以你仍然认为质数币使用的算法拥有影响科学认知的潜力?有些人争辩说因为质数币正在寻找的是质数链而不是单个的最大质数,因此并不具备科学价值。

Sunny King:这当然值得商榷。举例来说,孪生质数猜想被很多数学家认为是数论里最顶尖的问题,与之相对的,是找到最大的梅森质数(现在最大的已知质数)。所以显然无限存在的梅森质数并不比无限存在的孪生质数更有价值。在我看来,坎宁安链和双向双链是最漂亮的质数架构,但这有可能只是我自己的想法。

记者:质数币是否为解决孪生质数猜想提供有效解决途径?

Sunny King:如果类似的数学理论复杂到能够成为一种更好的质数币挖矿算法,那么质数币的挖矿将为类似的数学研究提供财政激励。孪生质数是双向双链的一个特例。它实际上就是长度为2的双向双链。

记者:我明白了。你所说的就是你用质数币打开了一扇门。你证明了除了哈喜运算确实可能用其他的机制来做POW的算法,而这种算法还有可能拿来做数学研究甚至如果随之出现FPGA/ASIC那么那些难解的数学难题甚至会得到解决。

Sunny King:它确实是可能的,当专用的质数运算测试芯片被开发出来时,在这些领域内的计算能力会有一个巨大的飞越。这也会间接的帮助到理论研究领域。

记者:我了解到在点点币的开发里有一个创新叫做“冷铸造”。最近我没太关注点点币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开发项目?有什么领域是你想涉足的吗?事情会怎么发展或者说你认为这两年里点点币会去向何处?

Sunny King:我们一直在筹备对点点币的协议来一次小的更新。我也在研究侧链技术的可能性,所以,当适当的时候,我们准备同时支持点点币和质数币的侧链。

记者:太棒了。我听说你称它为“脊梁”所以我假设这将赋予现有系统拥有向外扩展新种类的应用程序以及属性的能力。

Sunny King:是的,自从2012年以来我一直在考虑数据应用。考虑到扩展性的原因,特定应用的数据最好独立于现有的区块链之外。这也是为什么侧链拥有巨大的优势。

记者:你提到数据应用,你指的是像 Storj一样的东西?但是是在侧链?

Sunny King:正确。域名币和瑞波币是数据应用方面的先行者。问题是对基础货币的可扩展性存在影响。如果有侧链就会好的多,每个应用可以使用不同的侧链,比如你用email那么就用email侧链,那么email侧链的可扩展性就不会影响其他的侧链和基础货币区块链。

记者:在你的侧链研究里你有参考Peter github.com/petertodd/tr 在我们对他的一次采访里,他对侧链有很大的疑虑,为什么在他看来侧链无法奏效?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不能详细阐述,但是你能不能抽空看看?

Sunny King:还没有,不过我愿意尽快看看。谢谢你的建议。

记者:5月24日,在你接受点点币社区的采访时,你说到:“比特股团队在做另一个,但是我也对此存有疑问。”这说的是POS以及他们实施的授权股权证明机制(DPOS)。你的疑问是什么?你能详细说说吗?请参考 peercointalk.org/index.

Sunny King:对于比特股的DPOS设想,我了解的可能不是足够详细。我所担心的主要问题与授权机制51%攻击的成本有关。但我想总的来说他们在研究POS上下了很大功夫。所以这比单纯抄袭点点币的代码要有意义的多。

记者:对NXT有没有什么看法和疑虑?

Sunny King:NXT看起来和瑞波币更相似。尽管他使用的是点点币的协议算法(或者说是一个很相似的变种)而不是瑞波币的算法。我想它也试图在区块链上提供数据应用,就像域名币和瑞波币那样。

记者:如果人们想要开始接触一个新的币种或社区,你认为怎样才是最好的方式?很多人开始接触新的币种或社区因为其他的币失败了。因为在点点币和质数币上的成功经历,你能否给其他人一些建议?

Sunny King:我想说的是要有良心。每个人观点不同。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自由市场。但我想为了赢得这场为自由的战争,我们也应该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自由市场难道就意味着,可以泯灭良知恣意妄为?可能正是因为我们自身的腐败,才导致我们丧失了在这个社会里的自由。所以我认为,经常用高一点的道德(伦理)标准,来要求我们自己,是很重要的。

记者:哎呀Sunny,我为这个回答拍案叫绝,这为我们的专访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对你今天能够抽出时间,来回答我的这些尖锐的问题,我表示由衷的感谢!我希望不久之后,我们能有机会再聊聊。再就是,如果有一天你决定公开身份,请你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好吗?

Sunny King:当然没问题!

编辑于 2018-07-05